活动记录

You Are Here:

耿春福—制壶大师

耿春福:来自紫砂世家的制壶大师

文/本刊记者 贾春梅

选自《经济视野》

宜兴人耿春福是“春福壶坊”的创办者,从艺紫砂二十余年,曾荣获“中国高级工艺美术师”、“著名紫砂陶艺家”等荣誉称号。耿春福善于总结前人经验,传承创新,紫砂制作稳妥扎实,在其几十年的的创作实验中,慢慢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制壶风格。他大胆的结合紫砂特质进行构思创作,其作品多次出口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香港、台湾、挪威等国家和地区,并得到当地各界人士的喜爱。其擅长的壶形有提梁壶、六方壶等,具有线条流畅、刻划细腻、古朴典雅等特点。

2014年7月21日,“耿春福紫砂作品展”在北京朝阳收藏市场落下帷幕。历时10天的展出虽只呈现了耿春福众多作品中的“一角”,但诸如《天地方圆壶》、《大竹节六方如意壶》等凝聚了他制壶造诣的紫砂壶代表作品都一一在壶友们面前亮相。现场展示全手工紫砂壶制作过程,不仅使众多“追随”耿春福的壶友能够一饱眼福,也将紫砂文化传递给更多人,使更多人能够结缘紫砂、认知陶艺。


耿春福名字有寓意

 

很多年前,在江苏宜兴丁蜀镇上有个和尚,依靠替人看风水、算卦谋口饭吃,人们渐渐发现和尚倒也挺神的。后来,但凡家中有事,镇上的人便将和尚请来,给瞧瞧,算上一卦,不论干什么,都觉得安心。耿春福的父亲跟和尚挺聊得来,耿家也因此经常多双碗筷。1972年的一天,耿家又添丁,和尚路过门口,就问耿父:“孩子起名字了么?”耿父答,没有。和尚道,那就叫“春福”吧。和尚很少给孩子起名,耿父口中默念,“春福,耿春福,耿春福,到也顺口。”和尚没有说为什么为孩子起这个名字,只是故作神秘的说,“以后,你便知道了。”这就是耿春福名字的由来。据耿春福的父亲说,好像从那天开始,和尚就离开了丁蜀镇,再没有见过他。

随着和尚着的离去,耿家人逐渐把名字的事情淡忘。直到前些年,耿春福的儿子为一个客人送定制的紫砂壶,客人讲:“我喜欢你父亲的壶,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你父亲这名字取的好。耿春福,供春壶,这名字好。”所谓的供春壶,是指在中国紫砂文化史上一个开创性的人物——供春所做的壶。传说他姓龚,名春。供春是一位官员的书童。供春陪同主人在宜兴金沙寺读书时,寺中的一位老和尚很会做紫砂壶,供春就偷偷地学。后来他用老和尚洗手沉淀在缸底的陶泥,仿照金沙寺旁大银杏树的树瘿,也就是树瘤的形状做了一把壶,并刻上树瘿上的花纹。烧成之后,这把壶古朴可爱,于是这种仿照自然形态的紫砂壶一下子出了名,人们都叫它“供春壶”。当时和后代的许多制壶大师都争相仿制。据历代的文献的记载,宜兴的紫砂壶从粗糙的手工艺品跨越到工艺美术品,供春做出了极大的贡献,名满天下的供春壶则是“跨越”的标志。耿春福与供春壶谐音相似,而耿春福老师发扬光大了供春壶的技艺,更是一种历史使命的传接。

 

 精益求精是紫砂世家的传家宝

 

宜兴是天然紫砂矿石的原料产地,特有的制壶原料也让当地人把这些原料称作“老天爷给的财富”。许多宜兴人祖祖辈辈跟紫砂矿石打交道,宜兴也出了许多制作紫砂壶的工匠。耿春福的父亲,就是其中的一位。为了不枉费这些“财富”,不让祖传手艺失传,耿春福的父亲希望子女能够继续紫砂器事业。但在那个年代,制壶的不如种田的,家中其他子女对制壶并不感兴趣。作为老幺的耿春福,那时只有5、6岁,却十分喜欢看父亲在家中摆弄那些瓶瓶罐罐,时常还会模仿父亲的动作,去捏个并不成型的小东西。父亲发现他对于紫砂壶的兴趣并不是三分钟热度,在耿春福10岁的时候父亲便开始教授他制壶的技艺,从最基本的打泥片、围身筒开始,每一个步骤父亲都手把手的传授。

“真正的制壶手艺,其实并不是很难,谁都能学会,但做好它并不是容易的事。”耿春福说。紫砂壶制作的主要方法是手工捏作,制作完成一把紫砂壶,需经过打泥片、围身筒、调泥脂等十多个步骤,最后的调整部分十分考验工匠的功夫。一般的工匠校正好口、嘴、把以后,就进窑烧制了。为保证成品率,温度也控制在正常烧制温度内。而精品紫砂壶,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修正壶身。为了获得精品,耿春福要求窑的温度要高于正常烧制紫砂壶的温度,虽然次品率可能会因此增加10-20%,但他始终坚持精益求精。对于成品的质量和顾客的意见,耿春福始终坚持,“顾客不满意,就摔了重做。”

在十里河文化园内的“春福壶坊”,记者见到了一部分被摔的粉身碎骨的紫砂壶,现在作为装饰品放置在玻璃制的地板下。如今,要找到耿春福本人订制紫砂壶并不容易了,即使如愿下单,订单也要排期到明年,甚至更久。但对于瑕疵品和达不到顾客标准的紫砂壶,还是摆脱不了被摔的命运。“求质不求量,要做就做精品。”耿春福说。也正是因为这样,耿春福18岁那年,才真正意义上的制作完成了他的第一把紫砂壶,并凭借着娴熟的技艺,进入了紫砂工艺厂。21岁时,他就在由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与轻工业联合会联办的“中国紫砂陶艺家”评选活动获得“中国紫砂优秀中青年陶艺家”称号。

 

德艺双馨走红京城

 

从事紫砂工艺20多年,耿春福不仅仅传承了自家紫砂壶的制作技术,更是在不断的学习中国绘画、书法,并将之融会贯通到紫砂工艺创作之中。他修正创作了近百种款式,把传统技艺和现代风格完美地结合起来,许多作品得到各界人士的喜爱与珍藏。如今的耿春福不仅享有“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高级工艺美术师”、“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等众多荣誉称号,还成为了国际紫砂协会的副会长。他制作的《书扁壶》曾在全国陶艺设计比赛中荣获全国陶瓷设计评比二等奖;《高风亮节壶》曾在中国上海艺术节第五届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作品评选中荣获中国工艺美术作品一等奖;受中国肢残人协会、“重塑未来”慈善公益活动组委会之邀,制作的《大竹节六方如意壶》、《大玉韵壶》在慈善拍卖会上,拍得所有款项,全数捐赠给中国肢残人协会,用于慈善公益事业。

“紫砂壶是易碎品,保存十分不易。自古以来,留存下来的比较少。对我们手艺人来说,我的壶放在你那里,你能够珍惜它,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尊重。”耿春福说。因为紫砂壶为易碎品,很多人在倒水时会不小心会将壶盖掉落,造成损坏。壶盖的缺少,使得壶本身的观赏价值、使用价值都大打折扣。出于对壶、壶友的感情,“春福壶坊”曾在很长的时间坚持这样的原则:如果家中的紫砂壶壶盖损坏,即使不是耿春福的作品,只要壶友把壶过来,就可以免费制作壶盖。耿春福和每位有需求的壶友约定制作时间,并承诺交付日期。那时,他几乎每周来回奔波于北京和宜兴之间,“紫砂壶的颜色会因为制作沙料的不同,而有所不同。为了保证做出来的壶盖与壶身颜色一致,我必须看了顾客的壶,按照壶身的料,来做盖子。工作室里没有的料,我就要回宜兴找,那时候基本上每周都得回去一次。”虽然奔波劳累,废时废力废料,但众多壶友见识到了他的技艺,更是见识了他的高尚艺德,当然他也结识了不少朋友。

 

代表作品

《九五至尊壶》:作品耗时三年制作完成,取“九”为创作核心。“九”在我国古代,为阳数的极数,即单数最大的数,与帝王有关的事物也多与九有关。帝王之位称“九五”。帝王称“九五之尊”。该作品形体端庄大气,弧线过度自然清晰,与整体造型结合,二弯流壶嘴与九字把对称协调,与整体配合得恰到好处,九字壶钮精细小巧,壶身采用全部透过,在紫砂界也是鲜有个例。壶身与壶钮、壶把、壶嘴保持一致,俨然有序,整体设计难度系数极大,严谨别致,创紫砂壶之最!

《六泉壶》:创新是一位紫砂艺人永恒的主题,而富有时代特色的创新则更具生命力。前几年,耿春福强烈地意识到,紫砂壶不能只在圆壶中创新,于是,他经过精心设计,创作出了“六泉”,此壶由六个壶面组成,做工严谨,且上手俱佳。壶身呈六棱扁型,壶盖与壶口均为六方,壶盖还采用了双层六方,更加了对茶叶的过滤性,壶的所有部位与壶形体相称,整体线面挺括平整,有棱有角,给人明秀挺快,干净利落的阳刚之美。

《大竹节六方如意壶》:高风亮节之意,为相应政府清正廉洁之风,并加以“如意”题材,显示国之盛事,越来越好,绕壶一圈为如意状。寓韵鲜明,造型经典,款式优雅,此壶形壶身六方菱形,线条流畅;采用原矿天青砂制作而成,清逸亮泽之感,泥质粗犷古老;壶盖设计称为“双层盖”,所谓双层盖,即是壶盖分为内外两层,其优点是与壶口咬合更加紧密,且气密性更加完美,壶身以竹为形,与主题“清正廉洁”十分契合;壶嘴以竹节为形,嘴口方正,出水爽利,清雅淡泊,与世无争;竹节壶把,显示了竹子的坚韧不拔,端握舒适。端看此壶,有让人仿佛如沐春风般的享受。

《大玉韵壶》:传统经典壶类型,蕴含着紫砂壶艺独特的风格和丰富的内涵,值得新一代的艺人去汲取。此款紫金砂纯手工制作的玉韵壶是在传统的基础上加以创新,成就了韵味不同的款式,器型非常到位,玉韵的挺俊之美,淋漓尽致,造型简练,古朴大方,刚中有劲。流把钮均为暗接手法,与壶身宛若一体,可见功力,用于品茗养性,乐在悠悠。

 

发表评论